结果没有校董纠缠好景也不长:这学期结束时,埃尔隆德·佩瑞蒂尔副教授的课被投诉了。理由是太难了听不懂,给分低伤自尊。——这真是他带过的最差的一届!还有个匿名留言说领口合的太严实的所以差评的。这tm根本就是性骚扰。私立学校的本科生都tm是大爷。埃尔隆德真的好气啊。


祸不单行的是,最近有一个研究生女学生看上了他,还想带资进组。于是佩瑞蒂尔博士当面表示他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她。


这位学霸女神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当场红着眼眶就跑出了他的办公室。然而埃尔隆德没有想到的是,当天下午瑟兰迪尔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他第一次用座机接听时听到是这位校董就立刻挂了电话。然后电话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地响个不停,在第五次时他才让隔壁的大波浪同事代为接听。


“他现在在C楼会议室旁边房间,说有急事找你面谈。”放下听筒的格洛芬德尔一脸不耐烦地说。埃尔隆德听见面谈二字汗毛倒竖,真想直接一走了之。


但他还是必须硬着头皮上。打开办公室门的时候,瑟兰迪尔正在里头装模做样地看文件,看到他来了,皮笑肉不笑地问候到:“埃尔隆德教授啊?快请坐。最近挺忙的,没怎么见到您啊。”


“您好。”埃尔隆德头皮发麻,警惕地站在门边,“找我有什么急事?”


“您先坐。”瑟兰迪尔挥挥手示意他关门。埃尔隆德摇摇头表示他坚决不关。瑟兰迪尔又挥手,埃尔隆德继续摇头。几位路人不嫌事大地忍不住为此驻足,粉红色的泡泡从女人们的镜框里升起。


瑟兰迪尔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几步走到门边,利落地关了门,还落了锁,然后亲切地把埃尔隆德按到了椅子上。


正当埃尔隆德闭上眼绝望地以为悲剧即将重演的时候,瑟兰迪尔却放开他,走回自己的座位,拨弄了一下头发后,开口道:“你知道你今天中午拒绝的那位其实是谁吗?”


“谁家的小姐?”埃尔隆德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心里一紧。


瑟兰迪尔看着他,怜悯地摇摇头。


是公主。


他把一摞档案推到埃尔隆德面前,“咱们的公主殿下。凯兰崔尔女王的独女。”


“……”


埃尔隆德无言以对,推开文件,“我不信。”


“凯勒鹏找上门来了。”瑟兰迪尔耐心地继续把档案推到他面前,“你想让他撤资?”


“有爸的孩子真幸福。”埃尔隆德真的好气啊,“你想让我干什么?”


“公主殿下没接触过社会,可能青春期较长。”瑟兰迪尔开始看起之前的文件,“她能力出众,在你的组里不算屈就吧。”


“我连做学者都没有恋爱自由吗?”


“埃瑞尼安院长,你的恩师,其实早就想撮合你们。”瑟兰迪尔轻描淡写地回答,“你不是一直拒绝继承公爵爵位吗,那获封个亲王总行了吧。”


埃尔隆德真的好气啊。


真的好气啊。


“这是违反职业道德的!”他站起身,咬牙切齿地说。


“哟。”瑟兰迪尔翘起二郎腿,抬眼从办公桌后看仰头他,“在图书馆里见我就能随便提枪上阵,这会儿反倒勒紧裤腰跟我谈道德了?”


他瞪视着那双湛蓝的眼睛,捏紧了拳头。半年前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十年前的时候也不是这样的。那时候的瑟兰迪尔哥哥他想上就能上,不想上也得上,无论是在图书馆还是在楼梯间,在小公园还是在加油站。十年前,十年前他也不会因为上了一次瑟兰迪尔就立刻跑去做艾滋检测。


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现在这样的十年之后还可以问候,还可以在上过一次后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谈把他卖给王室的生意。


“当初人间蒸发的是你!”终于沉不住气的埃尔隆德捶桌,指节和肩膀大幅颤抖,“是你连一封邮件都不回!”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瑟兰迪尔摔笔,站起时的表情告诉对方他也一直并不平静,“你不就是想做前途无阻的异性恋吗?你不是直到今天都不肯出柜吗?”


“不出柜?瑟兰迪尔,你都消失十年了,”埃尔隆德用双手捂住眉眼,“我那么想的时候才十九岁,刚研究生毕业而已啊...你让我现在能跟谁出柜?”

评论(9)
热度(53)

© M先生( ͡° ͜ʖ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