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祖国的强大感到骄傲!
牺牲小我,共克时艰!

+

”找个老婆,和她天天在一起快活。“当瑟兰迪尔面对试图打开话题进行深度交流的青年埃尔隆德的”你有什么理想“的提问时,他的回答毫不犹豫,掷地有声。

当年心怀天下的埃尔隆德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对这位精灵王子不得不另眼相看。”没有人能在现在的局势下偏安一隅,“这位颇有成就的露西安后人斟酌后试探道,”我们难道不应有其他更紧迫的目标?“

西尔凡的王子瞥了他一眼,继续擦剑,”这个理想非常紧迫。“ 果然,未出几年,就从绿林传来瑟兰迪尔的婚讯。又不到一年,孩子就出生了。


现在他算是懂了。他不年轻了,有时他会想,这一切已经够了,他活够了。他要坐上白船,抛下一切,去海的彼岸与他唯一在世的亲人...

+

草稿箱里的一句话博文被屏蔽了……

而且只是很中二的求关注的一句话……

大概所有稍微有一点负面的内容都被屏蔽了吧

星辰大海,星辰大海

+
刚才我的洋葱从塑料袋里被拿出来的时候,忽然开口高声说:你不要切我!
听到这颗土耳其超市买来的洋葱会说中文,我很冷静地抽出了刀。
洋葱躺在砧板上依旧辗转反侧:我是水仙,不是洋葱。我从小都是按水仙的标准种起来的。你看我的底部,已经长出根了。你只要把我种下去,就能长出水仙花来的。所以你不要切我。
又是一个成功学鸡汤浇灌出来的洋葱。我怜悯地摇摇头,开始剥它的皮。
洋葱真慌了:吃水仙花会中毒的,我劝你三思。我祖祖辈辈都是水仙,三代单传,到我这里不会有错。我会开花!我会开花来报答你!
你就是个洋葱,有完没完了,又不疼。我不耐烦地举起刀。
洋葱剧烈地挣扎,可是它没有腿,所以只能一动不动。我是水仙...
+

说媒9

当莱格拉斯真的找到了这个他已经牵挂了几十年的阿拉贡的时候,他其实是相当失望的——面前兜帽遮住半边脸的流浪汉在满脸胡渣之间夹杂着可疑的屑状物,正弓着腰警惕地举着刀对向他,手里还牵着一个丑到极致的小怪物。


“初次见面,伊姆拉缀斯的埃斯特尔。放下武器。”已经克制不住开始失望的莱格拉斯露出一张在夜里闪闪发光的脸,直接低声用精灵语说道,“莱格拉斯,瑟兰迪尔之子。是米斯兰迪尔和埃尔隆德将我指引至你的面前。”


油头垢面一身泥灰的男人仔细地将他上下打量一番后,缓缓地将短刀收回腰间。“米斯兰迪尔走时并没有提到过你。你的来意?”他的灰眸依然锐利警惕,而小怪物则开始发出诡异的啜泣声,在夜里显得格外瘆精。...

+

强J你不是因为你骚是因为你弱啊(肉文观后感)

“我不懂。”瑟兰迪尔冷静地说,“凯勒鹏的美貌让诺多的大公主都为之驻足,埃尔隆德的面庞仍印刻着露西安的痕迹,而格罗芬德尔的追求者从古至今可以组成一个国家;我不过是有一点凡雅的血统,哪里比得上费诺里安的魅力?你就不能去强奸别的男精吗?”
“你老婆很弱,你没戒指,又打不过炎魔,还不会发疯。”索伦邪魅一笑。
+

把纯真可爱的大佩佩带去ktv灌白酒陪唱的朋友请你出来我们好好谈一谈

+

少女的心情

道格拉斯太太失踪的第六天,想她。用小号视奸她。给她14年的微博点赞,然后立刻取消。复习她的《爬墙的两大原理》,并试图分析她是不是爬了新的(依然超冷)墙头。下载qq,申请加入其于07年建立的群未果。受挫后回到lofter发贴纪念,适时窗外正在刮十级大风,从此地以47km/h的速度吹向海峡那端的英格兰。
开始回忆与她的过往点滴。那时候这个号有1篇文章,其用途是给道格拉斯太太的每篇文添加红心蓝手。眼前立刻浮现起宿舍摇摇晃晃的双层床,一个刷完卷子的人正在翻译巴瑟小黄文,或者在随缘居上猛然发现其文坑的更新,于是在小木板上翻来覆去地滚着睡不着。其留言之高雅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给人皇点蜡哈哈哈哈...
+
如果索伦打的是至尊魔肛塞而不是至尊魔戒的话,估计他现在还在魔多舒舒服服地过着统治世界的日子呢吧
+

说媒8

当莱戈拉斯再次看见甘道夫的时候,他感觉很不好。
“米斯兰迪尔!”双生子先双双下马,做了精灵的礼节,“好久不见!”
莱戈拉斯收紧马缰时,看见牵着马驹的灰头土脸的巫师竟然显得衰老了很多,心中的不安更加严重了。
甘道夫的面容也确实非常严肃:“希望你们原谅我的突兀,因为我需要立刻见到凯勒鹏领主。”

巫师带来的消息王子们还不清楚,但紧张感开始在骑队中蔓延。最近这段时间内他们在边境地带反常地遇到过几队落单的半兽人,这些半兽人更加强壮,也更加狡猾,和几十年前的傻子们相比已经完全不同。索伦确实只是撤退了,而且仍在伺机反攻,这个终于又被确认一次的事实给所有精灵的心上都蒙上了阴影。
巫师随着领主一同...
+

说媒7

 "是您告诉我,精灵的婚姻不需要仪式的。只要双方的共同认可就可以了不是吗?"


 "是的,但埃斯特尔不是精灵。你不知道你选择的是什么——"


“二十年过去了,您还是对他这么苛刻吗?”雅雯大声说,手上的巴拉希尔之戒在她父亲看来竟有些刺眼,“他做了什么错事呢?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我一眼?我根本不介意他是否有国王的虚名,他本身就是希望的别称。”


“......”埃尔隆德沉默了一下,不得不转过身去,用背对着爱女才能继续说下去,“从荒野走向王座不过是他既成的宿命,而这段爱情中他对你却不用付出分毫。这爱情只成就他,他又有什么资格要...

+

翻到了自己六年前开的坑,感慨自己六年来竟毫无长进,虽然今天也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失败人士

不知道昔日冷坑里的故人都爬去了哪里的墙头。心里塞塞的。上初中的现在上了大学,有男票的可能都离过婚了,实验室搬砖的搞到教职了吗,工作的不知道做到中层没有。有没有呢?萍水相逢的女人们啊,捎个信告诉迷茫的少女你们当年的愿望有没有实现啊

+
由于我们知道欧洛菲尔是在多瑞亚斯度过自己的早期时光的,搞不好是双树纪就存在的与世无争低调老精,中土大地在多瑞亚斯彻底陷落后搬迁绿林之前也一直没有提供给这位后来被西尔达们认为有王者之气的精停下来结婚生子带孩子的机会,因此可以推断瑟兰迪尔十有八九是早在多瑞亚斯就长成了可以跟爸爸到处逃奔砍人的大精灵了,不会小于五十岁,不然这个在当时不算矜贵的血统的幼崽的存活率为零啊。甚至可以说他应该是见过襁褓中的埃尔隆德他妈的,说不定当时还顺路护送过一程当时三岁刚刚会走路说话的埃尔汶公主出城。
而后二十岁的埃尔文和她同岁的埃兰迪尔领主结婚,九年没性生活地到二十九岁生下一对双胞胎,俩孩子六岁时被大小梅双双掳走做童养...
+

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

这家我今年去定了,有想面基的吗

+

结果没有校董纠缠好景也不长:这学期结束时,埃尔隆德·佩瑞蒂尔副教授的课被投诉了。理由是太难了听不懂,给分低伤自尊。——这真是他带过的最差的一届!还有个匿名留言说领口合的太严实的所以差评的。这tm根本就是性骚扰。私立学校的本科生都tm是大爷。埃尔隆德真的好气啊。


祸不单行的是,最近有一个研究生女学生看上了他,还想带资进组。于是佩瑞蒂尔博士当面表示他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她。


这位学霸女神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当场红着眼眶就跑出了他的办公室。然而埃尔隆德没有想到的是,当天下午瑟兰迪尔的电话就打了进来。他第一次用座机接听时听到是这位校董就立刻挂了电话。然后电话第二次,第三次,第...

+

说媒6

终于阿拉贡快出现了


--------------------


莱格拉斯看这状况不对,不由得心里狠狠一沉。不是吧,那位举世无双的露西安再世难道也遭遇不测了? 

看着雅雯的两个哥哥几近肃穆的脸,密林王子在出走几十年后头一次很想回家。

不能提爸。不能提妈。现在也不能提妹妹了。莱格拉斯低头狠命擦起了弓,擦完弓又立刻开始擦刀。

“暮星爱上了一个凡人,决定放弃永生。”埃洛赫忽然哑着嗓子简要地介绍了情况,从地上站起,“容我去拿瓶酒来……”他的背影已经摇摇欲坠,留下泫然欲泣的埃莱丹,和目瞪口呆的莱格拉斯。

果然是露西安再世,消化下事实的莱格拉斯感慨道。他怕埃莱丹真的哭...

+

说媒5

非典型年轻精们


-----------------

洛丝罗林是个好地方,他原来常去——在他父亲和他们的女婿搞事之前。

现在这就尴尬了。

“莱格拉斯,”他上树后,洛丝罗林的领主在他自报家门前就先行面无表情地颔首致意,“瑟兰德里安。”

虽然知道这位大人在凯兰崔尔夫人又去开会的时段从来都没有表情,但他还是从被特意强调的父属名中感受到了阵阵寒意。

这不是什么好的开局。凯勒鹏继续跟他寒暄了几句,话锋一转,问起了幽暗密林的精灵王的近况,并意有所指地问是不是瑟兰迪尔嫌洛丝罗林太过“遥远”才不再亲自上门了,以及迷雾山脉的北部是不是根本就是几个小土丘,所以才可以随便翻来翻去。

“是瑞文戴尔的信...

+

说媒4

今天讲的是美公移山的故事


-------------------------------------------

莱格拉斯并没有先去找寻阿拉松之子。如果埃西铎的继承人真的那么好找的话,索伦早就能把他找出来弄死然后称霸中土了。当然啦,既然他爸一个山大王都能知道这事,这位继承人十有八九是被他爸的知名姘头雪藏在维雅的笼罩范围内的,这他还是猜得到的。

他先是在河谷待了一小段时间,名义上是作为密林王子进行经济援助,实际上是继续对护卫队长死缠烂打。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陶瑞尔还是一脸不会再爱了的表情,甚至都不愿意和他独处:他的存在变成了触发回忆的火星,总是会点燃共同经历的有关战争的记忆——才在河谷...

+

太虐了写不下去了

+

按照年龄差他们的对话不应该是这样的吗(手动微笑)

+

说媒3

本段有TE暗示

———————— 
 
这位常年忧心忡忡的领主最后还是扶着腰从床上勉强爬了起来,准备点灯写信。于此同时,那位国王稳定的鼾声也传入了耳中。 
 
瑟兰迪尔倒是睡熟了。精灵王能够上门一趟实属不易,路途中也想必会常常将刀剑出鞘——刚才他就在瑟兰迪尔的右肩上看到一道很浅但很新的疤痕,估计是被箭所擦伤。他记不起上次他们见面是什么时候,甚至都快忘记了瑟兰迪尔此行本意是来说正事的——史矛革死后,矮人和人类还是不顾精灵王的警告违约开始了大宗交易,结果使有色金属和矿石的价格曾一度跌到白菜的水平,引起了地方财阀的小规模内...

+

一句话概括《精灵宝钻》

辛达看了会流泪,诺多看了会沉默
+

说媒2

忘了说这是个虐文

————

埃尔隆德有时会想起两岁的阿拉贡跌跌撞撞地在地上跑的情景,仿佛那就是昨天的事情。那时候,他还是个孩子,连失去父亲的记忆都不太清晰,更是对自己将要背负的一切一无所知。

后来这位大师想想,那时候就应该果断地把他掐死在摇篮里的。当然,作为一个理性的智者,他只能徒劳地空想,这让他更加悲伤,就像当初没能一脚把他那个胞弟的又一个后代踹进火山口那样。至少应该留下一些尿布,好在二十岁的埃斯泰尔第一次瞅见自己女儿时就将这些宝贵的收藏公之于众,如此暮星也许就不会中了他的邪,想不开地要去选择他nana的凡人的生命。

但现在,怎么想都没有用了。信物已经...
+

说媒

非典型AL

——————

"不提正事了。说说莱戈拉斯。”精灵王叹了口气,取下右手上一个戒指,“莱戈拉斯吧。我看他是要孤独终老了。”

林谷的领主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狠狠抽动了一下。然而,他是一位智者,因此早就学会了闭嘴。闭嘴,如此简简单单的一个词,却是维持一段关系的不二法则。

“你说说。不就是被桃瑞儿拒绝了吗。好姑娘还有那么多,他却非要演失恋,跟我说他决定终身不娶。终身不娶!他才几千岁——”说到这里,瑟兰迪尔忍不住将手里的空瓶重重摔在桌上,“——才几千岁!”

“三千多岁。”埃尔隆德迅速心算后耐心地告诉他。

“——才三千岁!”精灵王愤怒地说,用取下的戒指硬...
+

( ͡° ͜ʖ ͡°)

+

回国了。
荷航转国航把我的箱子弄丢了。
赔偿额连箱子都赔不起。
要写虐文。

+

我决定要重操旧业,干翻译。

+

刷汤不热看到的,关于瑞文戴尔夫妇的初次见面的展开

“第一届白道会在加拉德丽尔居住在瑞文戴尔的这段日子召开,会议决定,精灵要塞选定伊姆拉崔,吉尔加拉德将维雅交给了埃尔隆德,并任命他担任自己的副手。期间,埃尔隆德与凯勒布里安邂逅,他爱上了她,却没有言明。”

“他爱上了她,却没有言明——你几乎可以从这一句话中想象出他们见面的那个清晨,埃尔隆德接待远道而来的精灵夫人和她的女儿时无人察觉的一瞬间的呆滞。这个副官在那天邂逅后依旧照常参会,席间不动声色,举止一如往常,直到漫长忙碌的一天结束后,他回到房间里,将头埋在枕头里的时候,缓缓用只有自己听的见的声音嘟囔了一句:'Fuck.'”

+
瑟兰迪尔的脸被按进了枕头里,记忆棉将他挺拔的五官严密地包裹,不给他留任何能够逃跑的缝隙。他的幕后金主本想继续和他面对面拥抱,但他视死如归的脸庞和僵硬的四肢最终使那人无奈地像翻一条咸鱼一样把他翻了过去,只留下一个决绝的背影。

埃尔隆德这么正直的人,怎么可能喜欢对着一块正在冷却的尸体做活塞运动,然而即使已经把对方的敏感带摸了又舔,对方还是一声不吭,大有一副英勇就义的悲壮气势。埃尔隆德继续不紧不慢地解这块尸体的皮带和衬衫扣,发现衣物被上掀后脊沟上竟都是黏腻的汗。他停下动作,估摸着哪里不对:他以为是瑟兰迪尔今晚是特别害羞才僵硬,但谁害羞的时候背上冒冷汗呢?

反正穿着西装裤在床上是不能上床也...
+

(瞎说点大实话)

正式进入大学生活后,学习了一个月,瞎玩了一个月,社交了一个月,得出的结论是:我不喜欢学习,但是喜欢全系第一带来的虚荣;我不喜欢瞎玩,但是喜欢在人前假装自己博古通今游遍世界;我不喜欢社交——我根本不关心别人,怎么会喜欢和人打交道呢。我确实也不知道怎样建立深刻持久的关系,看到连体婴般的朋友也会觉得恶心,或者说,是微妙的嫉妒。我一起出去玩的人平均都比我大五岁,我只关心每个人是不是都知道我的名字,是不是由衷地接受了我想让他们接受的形象——我是你心里以为的,那个很上进的本科新生吗?我是你觉得的那个在利害关系上天真坦诚的无害小白吗?我是你觉得有趣的刚认识的小朋友吗?为了活跃气氛,我玩狼人的时候从来没有真正...

+

© M先生( ͡° ͜ʖ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