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今以后,埃尔隆德远远地看到西装革履的金发男子都会倒着走。有一次隔壁办公室的格洛芬德尔要忽悠投资人穿了套西装,吓得埃尔隆德硬是缩在走廊里的沙发上用手机看完了期刊。

而且教授所到之处的大门变成了永远敞开,除了男厕。这也是埃尔隆德失策的地方。又一天学校举办展览,他稍有不慎在午饭结束回办公室的路上去了人流量密集一点的公共厕所,一进门就看见有个金发壮汉在洗手,闻声抬起眼皮掀起睫毛看他,眼神似笑非笑。他那天本来是想小解一下的,结果看到瑟兰迪尔后立刻跑进了马桶隔间。

瑟兰迪尔也就不懂了,俩成年人一时你情我愿的事,虽然事后尴尬,但怎么就搞成他强抢民女的架势了呢?虽然他也没时间管这些破事,但,硬起来的是埃尔隆德,插进来的是埃尔隆德,扛他腿的是埃尔隆德,咬他脸的也是埃尔隆德,怎么就现在拔屌就怂了呢?所以他洗完手后又站在烘干机前烘到仔仔细细地让每一寸指甲都脱水了,终于等到了一个小心翼翼鬼鬼祟祟打开的门缝。

“埃尔隆德教授啊,”他随口问,“最近挺忙的,没怎么见到您啊。”

门缝啪地一下就合上了。

瑟兰迪尔也噌地一下就火了。好嘛,搁这儿跟他装纯情了。他把自己矜贵的双手从烘手机里抽出来,感觉想装作温柔的自己宛若一个智障。这事没完了。

评论(7)
热度(64)

© M先生( ͡° ͜ʖ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