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个老婆,和她天天在一起快活。“当瑟兰迪尔面对试图打开话题进行深度交流的青年埃尔隆德的”你有什么理想“的提问时,他的回答毫不犹豫,掷地有声。

当年心怀天下的埃尔隆德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对这位精灵王子不得不另眼相看。”没有人能在现在的局势下偏安一隅,“这位颇有成就的露西安后人斟酌后试探道,”我们难道不应有其他更紧迫的目标?“

西尔凡的王子瞥了他一眼,继续擦剑,”这个理想非常紧迫。“ 果然,未出几年,就从绿林传来瑟兰迪尔的婚讯。又不到一年,孩子就出生了。


现在他算是懂了。他不年轻了,有时他会想,这一切已经够了,他活够了。他要坐上白船,抛下一切,去海的彼岸与他唯一在世的亲人相聚。

但如果阿尔达仍是一片黑暗,相聚又有什么意义。他将带着满面愁容踏上应许之地--她难过,他的心就无法安宁;他痛苦,她也无法展露笑容。他们将会彼此凝视,加倍的忧郁超过相聚的欢欣。更不用提他的儿女也不会想就这样离开此地。

这时他才突然想起瑟兰迪尔和他那简单粗暴的理想,和简单理想的遥不可及。直至今日他们仍能分享寂寞,但没有一点快活的感觉。世界险恶万分,他无数次怀疑首生子只是为了造出人类的失败尝试。人类也会反抗,会受蛊惑,会互相残杀,然而只有人类会肆无忌惮地向维拉宣战,只有人类能在制造出满目疮痍后干脆利落地自然死亡,连灵魂都不知被伊露维塔安排在何处。于是人类遗忘,人类重蹈覆辙。

他修补历史,却想不通伊露维塔的用意。他发现维林诺的诡异之处:只有维拉框定的脱俗的快乐,非平凡的快乐。和人类相反:他们是不自主的,道路已在脚下,虽向着美好,却只有一条,且毫无变化。个体的幸福是神的成果,快乐成了一种主人,而思考这些则是不敬神。


评论(6)
热度(27)

© M先生( ͡° ͜ʖ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