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媒8

当莱戈拉斯再次看见甘道夫的时候,他感觉很不好。
“米斯兰迪尔!”双生子先双双下马,做了精灵的礼节,“好久不见!”
莱戈拉斯收紧马缰时,看见牵着马驹的灰头土脸的巫师竟然显得衰老了很多,心中的不安更加严重了。
甘道夫的面容也确实非常严肃:“希望你们原谅我的突兀,因为我需要立刻见到凯勒鹏领主。”

巫师带来的消息王子们还不清楚,但紧张感开始在骑队中蔓延。最近这段时间内他们在边境地带反常地遇到过几队落单的半兽人,这些半兽人更加强壮,也更加狡猾,和几十年前的傻子们相比已经完全不同。索伦确实只是撤退了,而且仍在伺机反攻,这个终于又被确认一次的事实给所有精灵的心上都蒙上了阴影。
巫师随着领主一同出现时,王子们和骑士们正焦虑地等待着消息,但等到的只是让想要离开的精灵们准备西渡的命令。
埃洛赫和埃莱丹沉默了。莱戈拉斯对西渡没有什么概念,他生在密林的地宫,长在西尔凡的绿林,从来没有见过海洋,只听闻海的最西处是神祈居住的蒙福之地,只有一如的首生子的船只才能到达,在那里一切伤痛都被治愈,一切创口都被抚平。不过他自知除了失恋外没有什么伤痛,敌人也从来没能给他留下过疤痕,所以确实对那地毫无向往。他每次问他爸关于维林诺的事时,他爸都嗤之以鼻,说那就是个凝固的马戏团——他觉得他爸一直很不敬神,怪不得会跟另一个领主搞婚姻外的恋情。当他第一次对他爸找姘头这事表示你这样死后在曼督斯的殿堂里根本没脸见家人时,他爸直截了当地回答他说:“没事,那就让曼督斯审判我吧。”然后哼着歌继续往他那破树杈子上插浆果。
...面前的巫师匆匆忙忙地戴上兜帽,朝着马厩的方向小跑而去,凯勒鹏则被两个外孙围住。莱戈拉斯赶紧跟上:“米斯兰迪尔!等等!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你这样匆忙?”
“莱戈拉斯,密林的王子啊,”甘道夫边走边说,“我们又见面了,唉哟,竟是在这种情况下。你在洛丝罗林做什么?”
“我想在不同地区多历练,既然现在的世界已经越来越危险了。”莱戈拉斯跟着他一起飞快地走,没想到对方这老胳膊老腿竟能健步如飞,“但我的本意是打算到此追随阿拉松之子阿拉贡的,没想到晚来了一步,干脆留下了一阵。”
甘道夫忽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阿拉贡?你和他认识吗?”
莱戈拉斯摇摇头。“但你一定认识他,米斯兰迪尔。你认识所有人,这位游侠也不会例外。”
“天呐,那你为什么要追随一个不认识的人?”巫师像在看一个智障,“是谁告诉了你他值得追随?”
“......”莱戈拉斯无奈地回答,“我的父亲。”
甘道夫看着他,眼神终于渐渐清澈了起来,似乎已经了解了其中的逻辑。莱戈拉斯看着巫师脸色全程的变化,忽然很想西渡。
“我想你是知道这消息本身有多危险的。”莱戈拉斯点点头,然后巫师带着迷之笑容继续压低了声音说,“当然啦,索伦的奸细目前是还不敢进入黄金森林的。可是我不能停下脚步,”说着他又继续快步走了起来,“信件也有被拦获的可能。”
“你还没有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莱戈拉斯感觉上了当,“我却把我的动机都告诉了你。别就这样离开,米斯兰迪尔,给我一个答案。”
“什么答案?啊,阿拉贡,不错,我是认识他。而且我可以这样告诉你,”他们离马厩越来越近,莱戈拉斯的心情也越来越焦躁,“精灵王的忠告没有错。”
“所有知情者都这么说,但这套说辞我已经听腻了。而且瑞文戴尔的雅雯公主竟会疯狂地爱上他?一个凡人会有这样的魅力?”王子见巫师已经要上马,赶紧大声说,“我希望见到他本人,然后再决定是否要听他的指挥。”
“天呐。”甘道夫停下动作,惊奇地回答,“他只跟我提起过他爱上一位女子而遭到其家庭反对,没想到被我猜对了,还真是公主本人,怪不得埃尔隆德一谈起这个养子总是唉声叹气。”
“......”莱戈拉斯感觉自己被耍的很惨,“我什么都告诉你了,可你还是什么都没说。算了,如果你不能透露原因,至少应当一开始就告诉我这都是机密,而不是反过来套我的话吧。”
“不瞒你了,王子殿下,我来此之前刚和你要寻找的游侠分别。”莱戈拉斯瞪大了双眼,而已经上了马的甘道夫则恢复了满面愁容,“他看管着一个可怜的东西,不愿回到洛丝罗林来。实际上,他正要到你的王国去。”
评论(2)
热度(44)

© M先生( ͡° ͜ʖ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