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媒2

忘了说这是个虐文



————



埃尔隆德有时会想起两岁的阿拉贡跌跌撞撞地在地上跑的情景,仿佛那就是昨天的事情。那时候,他还是个孩子,连失去父亲的记忆都不太清晰,更是对自己将要背负的一切一无所知。

后来这位大师想想,那时候就应该果断地把他掐死在摇篮里的。当然,作为一个理性的智者,他只能徒劳地空想,这让他更加悲伤,就像当初没能一脚把他那个胞弟的又一个后代踹进火山口那样。至少应该留下一些尿布,好在二十岁的埃斯泰尔第一次瞅见自己女儿时就将这些宝贵的收藏公之于众,如此暮星也许就不会中了他的邪,想不开地要去选择他nana的凡人的生命。

但现在,怎么想都没有用了。信物已经送出,约定已经达成——当初曾曾外祖父的苛刻反而令曾外祖母的命运与一个凡人永远纠缠,祖先的先例令他的太阳穴又开始隐隐作痛。

而现在,瑟兰迪尔竟主动要把他自己的儿子往火坑里推。姘头的儿子重要还是自己的女儿重要,这个问题更是让埃尔隆德陷入了深不见底的道德困境。

“男孩子嘛,”事后的精灵王面对他的质询只是满不在意地向天花板大手一挥,“多磨练磨练就好了,不会心碎而死的,顶多心痛个一会儿再西渡。你说这算什么?想当年......”

枕边的瑟兰迪尔眯着眼,没叨咕下去太多就快要睡着了。想当年吉尔加拉德在他眼前被活活烧死,欧洛菲尔在阵前被乱箭插死,之后他俩的老婆死的死走的走,经历了这么多丧亲之痛,俩男精现在不是也好好活着你侬我侬呢吗?当时心痛成那样不也还是没能死成吗?

埃尔隆德在回忆往事再次心痛的同时竟有点被说服了。话说回来,凭什么和凡人结婚就要放弃永生呢?这是伊露维塔的哪门子设定呢?而且仔细一想,这个设定是有缺陷的啊:男精和男人结不了婚,莱戈拉斯也没有他家的半精血统,那这在一起就会死的设定不就无法生效了吗?

在瑟兰迪尔开始打鼾之前,埃尔隆德又想起了他和埃尔洛斯被维拉托梦的那一晚。当时聪敏好学的他在梦中忍不住发问:如果选择做精并和精结婚,那我的后代是算全精还是半精?面对此等遗传学判定,曼威竟无言以对。那天以后,年纪轻轻的他选择了做精,却开始像凡人一样掉头发了。只怪彼时他还年少无知,未能学会闭嘴。
评论(21)
热度(75)

© M先生( ͡° ͜ʖ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