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精灵王的表情很萧瑟。

“说吧,”嗓音也很低沉,“我还能活几年。”

医生的脸也很肃穆。“几百年最多了。你这个龙癌是晚期。”

瑟兰迪尔点点头。

“长期精神压力大,作息不规律,暴饮暴食,通宵酗酒。”埃尔隆德说,“龙火又有放射性。伤口没有及时处理,感染面积很大,想要不扩散只能切头。所以。”

“谢谢你,这些话非常安慰精。”瑟兰迪尔用还有点漏风的嘴说,“对我极其有帮助。”

瑞文戴尔在下小雨,风继续往国王的嘴里灌,床边的靴子上还有泥。埃尔隆德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啪地一声合上病例,然后又啪地一声用病例扇了他一巴掌,全套动作一气呵成。那血淋林的半张脸瞬间原型毕露。

被措不及防地打得偏过头的瑟兰迪尔平静地捂住脸,把脸皮长回去后站起身,低头揪着衣领把医生麻利地提溜了起来。

“你不知道你是谁吗?”他平视着踮着脚尖的领主,而对方也怒视着他,“偏要侮辱一个来求援的国王?”

“这不是侮辱,”而埃尔隆德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回答,“这显然是教训,我的朋友,你又喝多了吗?”

然后他们开始肉搏。虽然精神上他们势均力敌,一个刚工作了几天几夜没合眼,一个刚打了一场败仗身心受挫,可埃尔隆德胸肌的量很足,带动着肱二头肌一起摇摆,臀大肌也毫不逊色地坐稳底盘,不像今天的瑟兰迪尔,浑身是伤肌肉疲劳,没了半边脸,连怒吼都是漏风的。总体上,埃尔隆德毫无疑问占上风,他总能把瑟兰迪尔按住,最终对方连自卫的机会都没能抓住就被他一群打在鼻梁上没了声息。

一股令精难以忍受的酸楚淹没了这位被再次击败的国王,并让他借机无法控制地落泪。太酸涩了,来自鼻梁而绝非别的什么。他被摔在地板上掐着脖子,从喉咙深处无意识地痛吼着,牙齿打颤,眼前模糊,身上的各处伤口随着剧烈的喘息开始轮流刺痛。

而埃尔隆德还是那么高高在上地摁着他,不紧不慢,只不过头顶上冒了点汗。


评论(6)
热度(45)

© M先生( ͡° ͜ʖ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