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求

这是瑟兰迪尔第四次拒绝他的儿子。那请求不再是儿时的一束野花,少年时的一张强弓,他的独子莱戈拉斯早已成年,目光不再着于此处。
他要的更多了。可国王倒宁愿他要一座独立的城池,一片非附属的领地,那样他都不至于如此难堪。
“您有我全部的爱,”他的独子第四次遣散了他卧房前的守卫,几近虔诚地献上一束玫瑰,“父亲。”
国王接过玫瑰,刻意挥手让它们重新长出根茎,当着王子的面让枝叶扎进画框的边缘,王后的遗像在卧室的墙壁上安详而朦胧。
“我一直爱你。”那一次他暗自挺过那阵心慌,从容地回答,“因为我爱你的母亲。”
他怎么会让他的儿子产生这样的想法,这让他有什么颜面去面对亡妻呢。为此他不止一次地独自在黑夜里辗转难眠,更令他无法平静的是忽然通透的对于亡者的理解——然后一些细微的情绪向他的内部生长,触碰到了某些封闭而隐秘的部分,他逃避的,他绕开的,他忽然领悟的,竟然会在他的王子身上再次显现。
“我像他吗?”而他的儿子眼眶通红,喉咙嘶哑,绕开他的托词,直截了当地质问,“如果我更像他,你会爱我吗?”
国王心口一阵绞痛,感到某种联结跨越生死瞬间被建立了起来。像是一个不复存在的王子,儿时的宝石首饰,少年时的一双佩剑,以及成年后的更多。那个王子同样索要了更多,而且要的也不是城池。他要的是被埋在多瑞亚斯废墟里的,被遗弃在战场上的。
你完全不像他,莱戈拉斯,国王自嘲地想,他是真的爱我。但他什么都没说,而是强硬地合上了门,铁门坚实,牢固,从冰冷的铁锁到锈蚀的声响,一切都是似曾相识的模样。只是这次,他终于站在了门的另一旁。

评论(4)
热度(49)

© M先生( ͡° ͜ʖ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