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掺(ET,魔幻)

(一)
“说好的我说往东你就绝不往西呢?”国王夺走他手里的酒杯,有点生气。
“小孩子不懂事。”埃尔隆德解开二人纠缠的头发,“他大概是从多话的精嘴里听来的吧。”
“也是。”瑟兰迪尔咂嘴,“吉尔加拉德让你往东你就绝不往西,可不是吗。你们没孩子吧?”
埃尔隆德很生气,想说你不要污蔑我那至高王的清白,张口却成了“那时我还没结婚”。

(二)
“好吧,”精灵王穿上了裤子,想了想,严肃地说,“但我们不能要孩子。”这是精灵们二婚的底线。
“我们怎么要孩子?”智者感到血液上涌,当然是智商受到挑战和蔑视的那种上涌,“说实话我后悔了,你还是当我没问过吧,抱歉。”
精灵王深思熟虑后点点头,“好吧。”他系好皮带,从床上优雅坐起,缓慢地把脚套进靴子后站起来,居高临下地说:“最后祝您身体健康,再见。”

(三)
第二次瑟兰迪尔有点心烦地找上门来想谈谈究竟要不要把婚结了的事的时候,埃尔隆德正搁那儿写信。
“写给我的妻子。”那炮友听见脚步声头也不抬地率先解释道。
精灵王大惊失色,“没提到咱俩的事吧?你要提了我以后就不西渡了我可把话撂这儿啊——”
埃尔隆德暂时放下笔,抬头和颜悦色地说,“这封里没提。”
接着他在瑟兰迪尔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补充道:“上一封里提的。”
精灵王瞪着他。
“我不西渡了。”最后他宣布。

(四)
“别弄的像你没结过婚一样。”埃尔隆德翻着书说,“精神之爱是恒久真诚的。”
“我没跟自己结过婚。”瑟兰迪尔冷嘲热讽道。在他的记忆里,凯勒布理安基本上就是一个女版的埃尔隆德,或者说埃尔隆德就是一个男版的凯勒布理安,一回事。俩精往那一站,天造地设,内部消化。
埃尔隆德又说了什么伴侣是一体的两个精才完整之类的废话。瑟兰迪尔坐在他斜对面喝酒,默默地看着这个只是暂时丧偶的男精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你再说下去,”最后他说,“我就变脸了。”
“...生命的大和谐...”埃尔隆德继续叨叨。
他的左脸开始融化。

(五)
他找他本来是单纯想分享一下寂寞,结果反令寂寞更甚。
但他找不到比埃尔隆德更有资格寂寞的精了。这种看看别人有多悲惨自己怎能不好好活的心态确实有点扭曲。

(六)
“我不西渡了。”精灵王严肃地重申,“多谢好意,但我实在是丢不起这个精。”
“好吧。”持戒人说。
“加尔多已经带信返回,大陆的事和你无关了,赶紧走。”
“好吧。”
“瑟丹胡子又长了,但是头发少了,说不定会步你的后尘。”
“好吧。”
“你他Nana的能说点别的吗?”
“好...”
“我要变脸了。”
“好吧。”
他的左脸又开始融化。
埃尔隆德默默看着。“有空写信来吧。”他忽然开口说了一句比较长的话,在他背后不远的巷口处白帆扬起时。
夕阳的光照下来,他们两个对视着巍然不动,成了沐浴暖光下唯妙唯俏的塑像,面容下的那股精疲力竭被刻画得既难以察觉又细致入微。眼角的细纹,腐蚀的左脸,青年的面孔下的两个老人的风烛残年,饱经风霜,甚至生无可恋,如此程度的栩栩如生令人怀疑雕塑家是否就是造物神本身。但此情此景与一如的其他创造相比,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淡淡一笔。
评论(4)
热度(38)

© M先生( ͡° ͜ʖ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