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你兄弟,他,还活着,”精灵王把脸从酒桶里抬起来甩了甩,用嘲讽的口气咕哝着,“你会跟他干一架吗?”他用戴着戒指的右手把自己额前被浸湿的金发拨到脑后,舔了舔嘴唇后又一头扎进了酒桶,桶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

领主跌坐在地抱着另一桶酒,看上去一片茫然。“他早死了。”他干巴巴地开口说,靠在边沿上的胳膊抓起水晶碗,又舀了一碗红色液体浇在自己嘴里和领子上,“死透了,我看过……”咽下去后,他打了个嗝,看上去有点悲伤,又有点愤怒。

精灵王再次把脸从酒桶里抬起来。他看见埃尔隆德忽然回过神来,撑着桶颤颤巍巍地想要站起来。他今天喝太多了,他想,自己也试图站起来,可是同样失败了。

他缓缓跪坐回原处,看着埃尔隆德也挫败地再一次跌坐到原地。“你去哪儿?”他醉醺醺地朝对方喊道,闭上了眼。

他听见埃尔隆德在低吼:“我要去砸碎他的棺柩……让他看看他给我留下的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精灵王哈哈大笑。他笑得天花乱坠,一手捂住腹部,另一手握成拳重重地一次又一次砸在酒桶上,还一点都不觉得疼。他觉得自己一定喝多了,为什么这么好笑,他根本无法停下自己疯狂的笑声。他有几百年没这么笑过了。

“别这样。”瑟兰迪尔好不容易停下笑声,他大口喘息着用背抵上酒桶,瘫软成一团,“埃斯泰尔,人类的希望——”他单手撑着地,好像又要笑了,“第三次通婚,多好的事——”说完之后他又狂笑了起来,并开始擦眼泪,“你写信告诉你老婆了吗?”

擦完眼泪,他就看见埃尔隆德在爬。他喝多了,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还要向他爬过来——太好笑了,这场景太好笑了,他眨了眨眼,忍不住继续哈哈大笑,直到埃尔隆德艰难地爬到他脚边,挺起上身拼尽力气给了他一拳为止。

他鼻梁上挨了不轻不重的一下,有点酸,但缓过神来后,他继续像中了邪那样开始疯狂地大笑。埃尔隆德倒在他脚边粗喘着气,沉默了一阵后竟也开始笑。两个老精灵倒在一起笑个不停,这场景多好笑啊,瑟兰迪尔笑得更大声了。

“你能找到比他更伟大的人类做女婿吗?”笑够了后精灵王咳嗽着问瘫倒的领主,“诗人的浪漫,战士的坚韧,听上去多耳熟啊,是不是,埃兰迪尔之子?”

“莱戈拉斯是你亲生的吗?”埃兰迪尔之子摔碎了手里的碗,撑起上半身反问他,“你不关心他吗?”

“我能怎么办?”精灵王伸手去抚摸他的头发,“当年我爸砍过你吗?”

埃尔隆德不说话了。

瑟兰迪尔又开始笑。"埃尔隆德,"他边笑边说,“你们家的男的都有毒,知道吗,就像这个世界是为了你们而诞生的那样。”

沉默了一会儿后,智者开口说,“我真的不理解凯勒鹏为什么没有砍我。”

“你们现在有共同话题了。”精灵王揉揉他的肩膀,“他其实比你强硬得多。“


评论(9)
热度(33)

© M先生( ͡° ͜ʖ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