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找到钥匙打开门的时候瑟兰迪尔正在给那根大红肠做深喉。这个深喉有点猛且技术生疏,导致的后果就是那根又粗又大的玩意儿有半截断在了瑟兰迪尔的嘴里。

他看着对方鼓起腮帮咔嚓咔嚓地嚼起了断掉的肉棒,房间里肉香四溢,那吃相有一种莫名的萌感,尤其是好看的手还握着断了的半截香肠的时候。

埃尔隆德觉得自己不能忍。他反手关上了门,和大床上坐着的男人四目相对,瑟兰迪尔砸着嘴挑眉,回给他一个“还不脱裤子”的眼神。他难以自持地接近床铺将他按倒,夺过了他右手里的香肠塞进了自己嘴里。

“真的饿了。”他嚼完后解释道。

瑟兰迪尔咽下食物,非常理解地躺在床上看着他,开始脱裤子。“所以我买了一整箱。其实还挺好吃的不是吗?”吃了东西后两个人的脾气果然都好了很多。

“真没用过?”解开皮带的埃尔隆德顺利解锁反差模式,“有空拿来多练练口活。”他现在还真不敢把自己的东西往对方嘴里塞。

“好像确实比你粗。”瑟兰迪尔抱着枕头回忆道,“长度也可以自行挑选,紧急状态还能当做储备口粮。”



评论(10)
热度(49)

© M先生( ͡° ͜ʖ ͡°) | Powered by LOFTER